欢迎进入南昌市八一中学

联系电话

0791-86838086

栏目名称

学子风采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学校动态 >学子风采

晴朗

发布者:管理员  时间:2015-08-10   分享

晴朗


--本文系全国"少年之星"创新作文大赛第一赛季一等奖作品

冬末的暖阳轻柔的呼唤着正待苏醒的希望,我就斜倚着整扇通透的玻璃窗,欣然的享受生活。合上双眼,前方是红彤彤的温暖,那是伸手便可触及到的幸福,总是在这样的时光中想起松松,因为她属于我记忆中的晴朗……
十年之前,我与松松的开始便在这乍暖还寒的时候。那时,我们住在城市边缘二层的灰白房子中。北方的干冷让墙有着条条龟裂的痕,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沧桑,里面是窄小的高阶楼梯,暗无天日的向上伸展。
每天清晨,松松会跑到长满蒿草的楼前场地上,仰望她爱的小楼,因兴奋而涨红的脸,像熹微中喷薄的希望,对着落地窗内的我温柔的笑。那时刚刚可以嗅到春天的气息,挂满了窗的霜雪,已是封冻了一冬的厚重,趁着温顺的阳光渐渐消退下去,露出了洁净的窗,阳光就明媚的抹上了墙垛。我的清晨在明媚中度过--明媚的阳光,松松明媚的笑。
有时松松会蹭蹭的从楼下上来找我,那楼梯只单单有脚步声,没有一丁点的生动。爱极了南方的木板楼,有那种可以发出吱吱嘎嘎声响的高悬起的梯子。陈旧、腐朽,可以满载着全部的记忆来回想我与松松的那段故事。
那时,城市边缘的孩子大多是整日四处游荡,闲散而漫无目的的过着街头生活。我则坐着顶楼平台上向上看着蓝天,看着那湛蓝湛蓝的生活。松松总是与我在一起,我躺在天台的摇椅上看书,听着这个世界冰雪消融时最细微的声响。松松立了画架一声不响的描绘着新的希望,那画面像是风起时的火种,燃烧着浓烈,让色彩旋转到了极至。
北方的大雾极为罕见,那样的日子里,我们会用雾隔出空间,谈谈未来,谈谈希望。我看不见她秀美的脸,这样很安全,象是依然保守了属于自己的秘密,依然封闭在自己的壳中。
松松是我唯一的朋友,那样没有悲伤的热爱着生活,我喜欢她心无城府的笑,温暖的融化了冰霜,使生活洁净的一尘不染。阳光下我们在接近天空的地方生活,一切开阔,一切晴朗。
春天的风干冷的吹响了窗缝,块块的玻璃摇摇欲坠。天台隔壁的人家在上面种满了细小的葱,被风吹的斜斜的倒向一侧,像大片原野上的草,荡漾开来。望着这些细小的生命,我知道生活有时并不尽如人意,松松的快乐并不是那么完整,只是她的纯真让她忘记了忧伤。常常听到她哭泣,当她晚上练琴的时候,那柔美的曲子总被呵斥声击打得破碎不堪。不懂得那个总是笑盈盈的母亲,为何总是残忍地对待女儿。松松在第二天清晨总是依旧明媚,在楼下看着我满足而快乐的笑。我喜欢松松的平和,能忽略杂质不顾一切的成长,快乐的成长。
其实松松是个漂亮的小姑娘,一头柔顺的秀发,流淌着闪亮亮的光泽,在风中自由的舞动。每当邻家的男孩子走过时总会吹起响亮的口哨。她总是不大理会的,不屑于他们的幼稚。松松在我眼中还是不断的成长,我却依旧称她为孩子,很喜欢她乖巧的模样,不愿让她离开。
松松就这样陪在我身边,天天面对画夹,整整的一个画本凝固了全部的色彩。直到秋天,叶落的金黄布满了天地,一切都燃烧得那么灿烂。松松要走了,在北国的冰雪即将来临的时候,留下我一个人独在寒冷中。
我们最后的告别,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松松最真实的泪,没有声响的啜泣。也许这对于我是秋天最后的一场雨。第二日雪纷纷而至,洁白的世界在我眼中依旧异彩纷呈,因为到处留有松松的气息。
沿着生活的街一路走来,有熄不灭的燃烧,开不败的灿烂,在团团簇簇的幸福中四顾张望,找寻着那段过往的生活,因为那个叫松松的女孩使我念念不忘。
她,一抹微笑就带来一片晴空。